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月光疤路柔江漫

月光疤路柔江漫

作者三侗岸 著

连载中免费

  由高人气作家“三侗岸”最新连载中的小说《月光疤》,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文中主角路柔、江漫之间的感情纠葛让人爱不释手,小说情节概括为:最后他是我的遗憾,我上升为他的一种缺陷。是一篇前虐女后虐男的俗套追妻火葬场小说...

更新:2021/03/22

在线阅读

  由高人气作家“三侗岸”最新连载中的小说《月光疤》,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文中主角路柔、江漫之间的感情纠葛让人爱不释手,小说情节概括为:最后他是我的遗憾,我上升为他的一种缺陷。是一篇前虐女后虐男的俗套追妻火葬场小说...

免费阅读

  数了数,是七年了。

  “对不起。”

  下午的咖啡厅,阳光恰好。人比以往多了些,偌大的厅里说话的声音此起彼伏,她也刚说完了一段,只是有两个字说出后,她下意识捂住腹部,张了嘴,胃部痉挛到差点呕吐。

  “好了吗?”男人递了张纸。

  “谢谢。”她接过握在手中,缓好了情绪。

  其实也吐不出来,只是心理不适。最初看到和他同款灰色的车都会呕吐,这一年她好了许多,只是说到名字时偶尔会忍不住。

  林凉笑了笑。“你继续说。”

  “我现在记不起当初对他贪、馋、倔、拗的那股劲是怎么来的了。那时事情来得莫名其妙,我对其他人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墙上时钟一秒一秒过去,他缓缓搅动拿铁,抬眼问她:

  “江漫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依稀记得当时月亮是圆的。黑夜浓而安静,一两只流萤从灌丛飞走,蔷薇攀爬围墙,栀子香浓郁不燥,温柔的月光落在他院子里。日子晾在月光下,温馨优美。

  路柔在黑夜中看不清他的脸。有面落地窗打不开,于是她第一次跪坐在书桌上,用抹布仔细地擦净积灰的玻璃。

  她在十五楼,他在别墅。说远不远,低头就能看见他院里一汪池塘。说近不近,他永远是个模糊的影子。

  蓝花楹落满一地还没收拾,他站在院子里喂鱼。简单的纯色装束,动作温柔优雅。像在写诗,铺在月色里就是一句。

  他常背对她弹奏古筝,她前两天见过。低着头,脂玉的手纤长,指尖微翘,拨弄筝弦的左手按出滑音。勾、托、抹,挑,信手拈来,从容典雅。一个世家公子般雍贵的人。

  路柔坐在书桌上,双手抱膝看了很久,直到他进门也依旧从没看清他长什么样。

  只是觉得他不沾市井不食糟糠不近烟火,温润如玉,琴棋书画诗酒花。因为精神高洁文气翩翩,所以对她来说疏离难近。

  他是她见过最有气质的人。

  这种印象她维持了四年。

  直到大学毕业晚会那晚,被他强行。

  她想了想,对林凉说:“令人沸腾又绝望。”

  “你说你追了他七年。”林凉想抽烟,后来还是忍住了。“七年都没结果有什么意义?”

  她低了点头,手指在杯沿轻磨。

  “以前真是骨子里的爱。”

  没有理由说得通,只能是先天性的属性,与染色体有关。与生俱来舍不掉,还要感谢上天能赐予她——爱他的天赋。

  “现在呢?”

  “现在?”

  她下意识摸向左手腕上一道刀疤,慢慢说道:“我只有一杯水,全都给他了。”

  “然后他倒掉了。”

  今年路柔二十六岁,青春走下坡路的年纪。有个利益婚姻的未婚夫,家境优渥,自身条件也好,没什么值得愁的。

  “我准备回国了。”他理了理袖子。

  “家人催婚礼了是吗?”她撑着脸笑了笑。“凉哥,我还没做过新娘。”

  他也笑。“我也没做过新郎。”

  路柔记得以前发誓只做江漫一个人的新娘,说违背承诺她就去死。订婚前一晚她割腕了,没死成,但实际上也没想死,所以没有割动脉。人怕痛,如果不痛的话每个人都有疤。只是她当时强烈的自恨进行的自我惩罚,迫切想用肉体痛苦转移注意力来缓解精神痛苦。那时亲手连根拔起一颗种了七年的树,剩下的那片地会有多烂、洞有多深。她就多痛。

  她和林凉道别,一个人散步到一处公园。暖阳的光洒在草坪上,明媚动人。她缓缓坐在草地上,将包放在腿边,草很软,她舒服地双手撑在身后远望一群孩子正在放风筝。兔子,老虎、老鹰,都是动物形状,还有一些真鸽子在飞。

  风还是有些大。一个白帽子女孩不小心松了线,断了线的风筝很快被风刮到天上,女孩一边哭、一边跑着跳着想抓回那条已看不见的线。

  风筝只是越飞越高,消失到远方。

  后来女孩追了两分钟就不追了,知道追不到。

  路柔看着孩子的母亲带她去买了新风筝,是只漂亮的蝴蝶,紫色翅膀和一双大触角。

  她又开始望天上飘来的夕阳。

  以前她应该比任何人都执拗。大多人是爱情依旧存在,只是爱的对象不停在换。而她只认定了一个。追风筝都可以追到另一座城市去。

  她不确定他说的认识是单方面认识,还是互相认识。

  该从哪说起。

  她想想。

  他们白昼相遇,夜晚结束。

  他是手电筒,照亮又刺疼她。

  那从一个夏季说起。

  她终于考上北一大学,父母就从镇子搬到了首都。那时路刚夫妇还只是开了家超市,经济条件一般,月入上万还是存了笔钱,想着路柔考到了这儿,于是也想了一晚决定北漂,顺便投靠正在经商的舅舅。

  路柔的舅舅路温光找朋友租了一段豪华小区的二手房给她家,离北一读书也近,平时走路十几分钟就到了,于是路家夫妇感激不尽后连夜就搬进去住了。

  因为以前的主人生活精致,他们一家一个上午便收拾好了,除了没有擦玻璃。许曼看了看时间已到中午,看了看厨房后叫了路柔一声。

  “乖乖,去买瓶酱油和味精上来。”

  路柔小名叫乖乖,打扮却一点不乖。紫色指甲黑色耳环和大红唇。一身露脐装超短裙。高中刚毕业就去烫个波浪卷,把头发漂了染个白色,穿双黑色马丁靴,大胸蜂腰翘臀,活脱一个性感辣妹,一副要上天入地的狂。

  声音却遗传了她妈的娃娃音。

  她不爱示软,显得撒娇。她坚定走的风格是御姐,所以一直压粗声对人说话,要么少说。

  “嗯。”

  拿了零钱,她出了门按下电梯。等电梯到了,她低着头按下一楼直接就转身看向电梯门。

  若不是有声音在脖后响起,她不会发现电梯里还有两个人。

  “最近怎么样?”

  第一个声音粗犷沙哑,应该常常吸烟。

  “每天都一样。”

  回答的男声离她较近,在她头顶,她似能感觉他的呼吸平静和陌生的男性香气。

  微微笑意。甘美得如陈酒酿造,慵懒语调又书香正经。声线不粗不细,调轻得优雅,像小雪压在枝上。

  贵气内敛的声音。

  她的身体像突然住进一道闪电,电光火石间白昼在骨头里苏醒。如被人打了一针般耳后又痛又痒,心卡在喉咙处久久下不去。她麻了双腿不敢转身。

  心还在紧张晃荡。

  一楼到了,门开。

  两人绕过她先出了门,她看着他们的背影,不知道第二个声音是谁。

  都穿着校服,身高发型也大同小异。

  喜欢上了一个陌生人的声音。

  事情来得莫名其妙。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