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穿越 → 快穿男主是个大反派花想

快穿男主是个大反派花想

清衫 著

连载中免费

  人气佳作《快穿男主是个大反派》,本文中的主要人物有花想,是由网络作者“清衫”最新独家力创完成的。小说主线内容讲述的是:花想对某些小说里不干人事比反派还反派的男主简直深恶痛绝,可是现在却让她前往小说世界保护男主不被反派杀。花想内心里表示拒绝,但这是她职责所在。每次花想都有认真地执行任务,可总在不知不觉间从一个小配角跃升为女主。

更新:2021/03/22

在线阅读

  人气佳作《快穿男主是个大反派》,本文中的主要人物有花想,是由网络作者“清衫”最新独家力创完成的。小说主线内容讲述的是:花想对某些小说里不干人事比反派还反派的男主简直深恶痛绝,可是现在却让她前往小说世界保护男主不被反派杀。花想内心里表示拒绝,但这是她职责所在。每次花想都有认真地执行任务,可总在不知不觉间从一个小配角跃升为女主。

免费阅读

  他目光在犯人脸上扫,被他扫到的犯人连忙摇头。

  花想却是恍然惊醒。

  昨晚他被监舍的人围观都没这个感觉。

  哦是了。

  因为秦沉檀颠倒黑白,说自己伺候他。

  嗨呀,差点就错失了吃肉的机会。

  他感激地看了眼厨房大哥,这嗓门好,这威胁更好,朝厨房大哥道了声谢,花想屁颠颠地端着碗找了个位置坐下。

  众人无比羡慕地看着他。

  这小子,怎么巴上狱长的。

  监狱里并没有明文规定,犯人不能和警官谈恋爱。

  不过大家都是男的,就算有些犯人有那个意思,他也不敢啊,一你不确定警官的性取向,二是你要是勾搭了,警官非但不上钩,还铁面无私地关你禁闭,让你吃一番苦头,到时候你哭都没地方哭。

  花想无视四周的目光,吃了一块肉,终于想起自己儿子来了。

  他抬头四处找人,没找到,倒是找到了牢头他们一伙。

  花想低头看了看自己碗里的肉,经过之前和牢头他们的“冰释前嫌”,无论是他,还是温书容,都会想把肉分享出去,把关系搞得更好。

  不过按照温书容的性格,分之前一定会纠结一番,自己把秦沉檀给的东西分出去,他知道了会不会不高兴,不过最后还是分享的心占据了上风。

  花想也纠结,他为人处世这方面想分,但肚子不太想分。

  毕竟这些肉只够他吃,要是他儿子在,他还会痛快分出去给他。

  别的人,他和他们关系还没好到可以割爱的程度。

  算了。

  毕竟无论在温书容记忆里,还是小说里,这些舍友都还挺不错的。

  花想捧着碗站起来,广播里突然响起一声:“078,好好吃饭。”

  花想二次出名,老老实实坐下来。

  秦沉檀道:“078,下次再发现你搞这些小动作……”

  广播里突然响起啪的一声,像是皮带抽在什么东西上的声音。

  花想脸都快埋到碗里去了。

  靠。

  花想和狱长有一腿的事,本来只暂时在一楼食堂传播,但经过秦沉檀这次的广播,本来不明真相的人都开始疯狂发散自己的思维了,想这两人是不是有一腿,等一楼食堂的人吃完了回去,一张口,嗯,证实了他们的想法。

  花想以这样的方式,在监狱里出名了。

  花想和几个舍友回到监舍,发现谢云径静静坐在床边,嘴角有明显的伤痕。

  他脚步一顿,有点怀疑谢云径又被秦沉檀揍了,但昨晚他看谢云径换衣服,身上是一点被揍的痕迹都没有,更别说脸上了。

  这和小说里有很大的出入,小说里,秦沉檀每次来一趟,谢云径都遍体鳞伤,脸也不能幸免。

  花想盯着谢云径的伤,突然想起小说里一些片段。

  因为知道监狱长不喜欢谢云径,有些犯人为了讨好他,就处处找谢云径的茬。

  他们群殴他,抢他吃的,他们绊他,他们撞他,他们踩他馒头。

  他从来不抵抗。

  他把被踩扁,碾碎的馒头,捡起来,当着那些人的面,一点一点的吃下去。

  穷凶极恶的犯人,看到这个画面,都会起一点恻隐之心。

  说他逆来顺受吧,不是,他只是珍惜自己这份粮食。

  所有人都看出来了。

  自那以后,为难他的人少了。

  还有心疼他的人出了一个主意,说监狱长和那些想讨好他的犯人,肯定看不得谢云径过得好,他们不能截监狱长的胡,但能截犯人的。

  自那之后,那些真正想找谢云径茬的人,被想帮他的人截胡了。

  而且为了不被看出来,他们每次都假装为难谢云径。

  但却不会真正伤害到他。

  花想盯着谢云径嘴角的伤,不应该,这个节点,他儿子在牢里除了被男主三天两头为难之外,日子还算过得去。

  算了。

  花想走过去,在他面前弯下身,看他脸上的伤。

  然后一言不发地直起身,谢云径眼神瞬间阴郁了。

  花想昨晚有装的成分,但今天没有。

  想起小说里他儿子的遭遇,心疼坏了。

  他没注意到,自己早已在不知不觉间把这两人区分开来。

  花想把谢云径的毛巾拿来,递给他,轻声对他道:“擦擦?”

  他嘴角有血迹,脸上还有些污渍。

  花想没动手帮他擦,因为感觉GAY里GAY气的。

  其实还是因为这不是他印象中的儿子,若是,看到他脸上这些伤,别说给他擦了,花想估计还嫌弃做得不够多,想给人呼呼伤口说痛痛飞走啥的。

  谢云径道:“谢谢。”

  他抬手接花想递来的毛巾,花想这才注意到他手背也有伤,一道道长短不一的伤口,有些还沾着干枯的血迹,看着就痛。

  谢云径像是没注意到一样,自顾自擦脸。

  花想看到他手背有些伤口都崩开了,鲜血流了出来。

  他道:“你手流血了。”

  目光打量谢云径另一只手,也受伤了,花想考虑要不要帮他擦算了,就听到谢云径道:“没事。”

  他看也没看自己流血的手,花想不由地又想到自己儿子,如果是他,一定会看上一眼,然后道:“没多大事,不用担心。”

  明明受伤的是他,却还要安慰别人。

  花想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道:“以后我们俩一起走吧。”

  这样谢云径被揍的时候,自己好歹也能帮忙挡挡。

  只是这样一来,算是和男主对着干了。

  花想扭头看了一眼监舍里一个摄像头。

  谢云径妈妈虽然是破坏男主父母婚姻的第三者,但是,谢云径却并非是男主同父异母的弟弟。

  男主的CP才是。

  “好。”谢云径趁着花想扭头的时候,瞥了一眼监舍里关注事态发展的其他人。

  接受到他眼神的人,拳头硬了。

  他们发誓,他们在这孙子眼里看到了得意。

  不能再给两人搅和下去了。

  牢头扯着大嗓门道:“搞卫生了。”

  “今天我们负责一号洗浴房,078,张大方,李文……”牢头一个个名字念下去,把人分成两队。花想被分到洗浴房,谢云径则在监舍。

  因为监舍空间不大,只留下三个人清洁,八个人到洗浴房,牢头负责监工,可以两边跑。

  花想看了眼谢云径手上的伤,问牢头:“张哥,可以把我和9015分到一块吗?他手受伤了,不方便拧抹布,如果可以,我想把他那份活也做了。”

  在监狱里,搞卫生是没有拖把的,全靠抹布。

  而且所有人都不得偷懒,都要动起来。

  地板你要擦得一尘不染,每一个边角都不能放过,还有墙,门,洗漱池等。

  “不可以,规矩就是规矩,在这里,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偷懒。”牢头面无表情道。

  花想也知道自己说的话不合规矩,他儿子以前受的伤,比谢云径严重多了,有时候手被踩得稀巴烂,却还要坚持工作。

  牢头同情他,但也不敢让他休息,担心被男主看到,自己非但帮不到谢云径,可能还会让他受到二次伤害。

  花想刚才是头脑一时发热,现在反应过来了。

  他脸上露出一副张哥你说的有道理,我在忏悔的样子转过身,到阳台拿抹布,没有注意到牢头抬眼看屋里一个摄像头。

  狱长。

  你懂的吧。

  我不是故意要“为难”078啊。

  监控后的工作人员表示懂。

  狱长的人,怎么能和别人勾勾搭搭,还替人干活。

  狱长都没享受过这待遇呢。

  啪。

  小心狱长用皮带抽你屁股哦。

  可是小说里面,男主却是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存在,监狱里没有一个人不怕他。

  别说在心里调侃他了,想起他就胆寒。

  男人还有着煞神的称号,众人对他的评价是嗜血冷酷,手段狠辣残忍。

  和他对视一眼,你会感觉到扑面而来的血腥气还有还有浓浓的煞气。

  大家对他更多的是恐惧,而没有多少敬佩。

  但现在的秦沉檀不同,下属敬仰他,该干正事的时候绝不嬉皮笑脸,闲暇之余,也敢开他几句玩笑。

  犯人对他,是抱着一种敬畏的心情。

  这种心情,敬和畏是在一个同等的位置。

  秦沉檀是两年前来到这里的。

  当时就大刀阔斧地改了一些监规,又立了一些。

  让人印象最深刻的就的工作人员也不待见他们。

  不过上一任狱长立下的监规是只要不出人命,随这些犯人怎么折腾,监狱,本来就是惩罚人的地方,哪能让他们过得太好。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