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多情岸裴允江行

多情岸裴允江行

作者湘池 著

连载中免费

  网络高人气小说《多情岸》,是一部以裴允、江行为主角的古代破镜重圆文,文中主要讲述的是两位主人公的传奇人生经历,本文由实力作家“湘池”创作,如今正在连载中。书中情节梗概:游侠儿遍历山川,却难渡多情之岸。江行感叹前尘如幻,裴允却怕爱恨皆与他无关,少年侠客和青年王公相识相忘的故事。

更新:2021/03/23

在线阅读

  网络高人气小说《多情岸》,是一部以裴允、江行为主角的古代破镜重圆文,文中主要讲述的是两位主人公的传奇人生经历,本文由实力作家“湘池”创作,如今正在连载中。书中情节梗概:游侠儿遍历山川,却难渡多情之岸。江行感叹前尘如幻,裴允却怕爱恨皆与他无关,少年侠客和青年王公相识相忘的故事。

免费阅读

  曙色熹微之时江行醒转过来,青天白云雨后放晴,触眼皆是翠碧之色。他摸到身上暖和的毯子才发觉自己竟睡在了台阶上。所幸一年多来游历各地,他越发随遇而安。昨夜一宿好眠,他青春年少精力充沛,早已没了疲倦,起身舒展筋骨,只觉江风和煦分外多情。

  他从小练功,见行船平稳了便想在甲板运气打一套拳,却不知这毯子要还到哪处。毯子上的熏香清幽淡雅,江行猜想是先生的。想来旁人不会私自取用他的物什,那便是他不知何时着人替自己盖上的了。如此一来江行更觉先生其人既有望重长者的风度,又有仁爱之心,实在是位难得的好人。

  当他将毯子叠好安放回矮室再上甲板的时候,一位斑白老者自拐角处转出,朝他招招手。

  江行见状跑上前去,老者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微笑道:“小郎君既醒了,就请洗漱毕了随我来。”

  说着身后就有小厮端来铜盆青盐等物,江行先谢过,随即问道:“先生有何事召我?”

  老者笑道:“厨房煮了牛乳粥,想来小郎君会喜欢。放久了有膻味,现在就去吃吧。”

  江行未加思索便问:“先生茹素,也能食吗?”

  老者拊掌道:“小郎君有心了,佛祖亦食牛乳羊乳,并无此禁忌。只是我家郎君吃得清淡,况在船上食欲乏乏,肠胃一时也受不了这些,先清粥少许。”

  江行听他称呼先生为“我家郎君”,想来是颇受信重的老仆,恭敬道:“那就谢过先生和老丈了。”

  那老者点点头:“倒确实是我家郎君特意嘱咐的。小郎君年少,听说昨天又是泅渡许久费了不少力气,晚饭因就简之故也不曾进多少荤食,想来……”

  他看着江行面有赧色,越发喜欢起这个后生,也不说破。待江行洗漱完毕后引他回到昨夜呆的主舱,边走边道:“因小郎君睡得好,我等也不曾打搅。这会儿天色尚早,韦薛二位公子还未起,只有我家郎君在做早课,小郎君可随他一道。”

  江行远远便闻到敬香的气味,清凉悠远,和毯子上的味道略有不同。他小时候住在洞庭湘山的湘君祠中,日日要随义父为湘君像敬香,是闻惯了香的味道的,但此刻悠悠传来的香味却截然不同。他不善此道说不出什么名堂,只觉得好闻便一路进了裴允所在的主舱。

  他有些出神,直到有人唤他“翁小桥”,他怔愣一下后应声,便见先生一身素衣,执着一册黄卷望向他。

  江行倾身向前轻声问道:“是不是我打搅先生做早课了?”

  这时裴安端来热粥,还搅了一些核仁葡萄干进去,递给江行道:“小郎君尝尝,这里还有冰糖,不甜可以加。”

  江行搅动勺子,觉得这碗乳白清香的粥像小孩子的零嘴一样,便试着舀了一勺。牛乳清甜但不腥,干果透着清香,米粒熬透了入口即化,他俯仰几下就喝掉了半碗粥。裴安还端来巴掌大小的素馅煎饼,里面糅了炸得酥脆的菇粒,嚼着似有肉香。江行很喜欢这盘馅饼,一不留神吃下了三个。

  等他喝下去腻的茶,发现不知何时先生已经停止了诵经。

  裴允看他果然是饿了,便道:“船上供我们几人的皆是素食,其他的并不放心来历,便没有给你做。”

  江行听他在解释,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这般殷勤招待某受之有愧。其实我游历各方,吃住随意,并不在意这些的……”话到此处江行意识到什么,便不再多说。

  裴允放下黄卷,朝他笑了笑道:“小桥年纪轻轻便四处游历吗?”

  裴允顺势问道:“你既家在青阳,去了渝县要投奔何处?”

  江行越发放松,回道:“我父亲有位旧友便在渝县,我寻这位叔伯借住些时日再回青阳。”

  裴允微微颔首,而后缓缓道:“不知那门婚事是何处不妥?需知许婚不应乃至逃脱,于女方家族可是一桩大罪过。”

  他语气沉定,裴安闻言上前撤走香座供杯便离开了,江行见状想竟是先礼后兵来盘问我了。但江行也早知会有这遭,应道:“其实我所替者是舍妹。我家薄有资财,先父去后为人觊觎。恶人暗害我未果,更买通官媒和族老强就这桩婚事。我心知势单力薄难以抗衡,便潜回家中安排了母亲和妹妹出逃,由我替嫁。船自青阳往江夏途中我跳船脱身,幸得先生救助。”

  裴允注视着他,沉声道:“户籍三年一制,你们移居别处如何造籍?过所(1)何来?如何为凭?你既谋划这番,便是决意离乡了,如何再回青阳?到了渝县若是你那位叔伯不收留,邻居报与里正知晓,你一家便要下狱,届时一查,你妹妹还要嫁去江夏。”

  裴允见他语塞,便放柔了语气道:“你所陈的并非一桩小事,戕害人命谋夺家产,叫你们被迫毁家避难,想必背后更有州府中人助力。或许并非独你一家罹此劫难。你既有幸逃脱,可曾想过上告?”

  江行不假思索:“官既与民相争,民还敢告去何处?先生也知道这背后必有要人操纵,我们如何还敢不避?自然是要多远逃多远啦!”他不敢再多说,怕露更多把柄,便扭头望向外面露出鱼肚白的天际,盼着早日到渝县。

  裴允见他神色躲闪,心中暗叹,正要与他再说什么,却听得江行一声轻呼,随即便见他三步并两步跃向船头。

  他心中大喜如释重负,连忙转身对裴允道:“先生,渝县要到了!竟比我想得快得多,这艘船走得真快!你看,那是当地所称的‘双子峰’,也叫‘情认峰’,就是两人相对,也不知是兄弟呢还是情认呢?”他拍着栏杆喜道,“我快要到岸啦!”

  裴允看他这般雀跃,忍着行船的晕眩起身到了甲板上,循他所指望向远处的山峰。

  江行看他走来的步履不甚轻松,便伸手扶着他的手肘道:“先生喜欢我们南方的景致吗?长安一路南来,经三峡顺流而下,有没有听见两岸猿声?《水经注》里说渔民唱‘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可我听着一点儿都不想流泪啊,我只觉得一路很热闹。我还会应和它们,不知道它们听不听得懂我的意思?”说着他提气长啸一声,随即哈哈大笑道,“我说的是‘老兄可好’。”

  裴允不由得笑道:“猿中不乏百岁者,你还该问一句‘老丈可好’。”

  江行知道他在打趣自己,不免致歉道:“昨日我见先生拄杖……诶,先生不用了吗?”

  裴允点点头:“不过是刚醒来力有不支罢了。”他刚这么说,一阵浪头颠簸,他便有些晕眩地轻晃了晃身子。江行连忙揽住他,急道:“先生此行欲往哪里?船上呆得日久怕是不好。”

  裴允按住栏杆,江行便松了手,听他回道:“素闻巴陵一带楚仪延绵,我想去看看。”

  江行猛地睁大眼睛,又按捺下心绪,“嗯”了一声。

  两人并肩同看水天一色,江行望着那个高帜招展、船舸纷繁的码头,心头忽有些怅然,便道:“虽不过数个时辰相处,却承先生许多情。我……”他心中叹了叹,想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便终究没有通以真名姓,只道,“南楚江湘,有缘再会。”

  一个时辰后船靠岸,江行拜别船上众人。踏上艞板(2)他问了船工这船要在何处补给后,便回身朝船头数人抱拳示意,随即转身离去。

  待他长吁短叹完,忽然想到一事,急急进去寻薛维打趣。

  而此刻裴允却在吩咐裴安:“留下人,翁家的事想来是真的,不妨查个明白。”

  裴安问道:“翁小郎君……”

  “你觉得他是翁小桥吗?”裴允反问道,而后翻开迟迟不曾念完的经卷,笑道,“希望如他所言,南楚江湘,有缘再会。”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