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校园 → 夏日物语

夏日物语

呆弱慕嵇 著

连载中免费

  由金牌作家“呆弱慕嵇”最新原创的现实向恋爱小说《夏日物语》,此文中的主要人物有夏崇、余彬。故事背景设定为都市,有爱的纠缠,动人的情感深深吸引着读者们的关注。小说整本内容讲述的是:余彬的那一声声温柔似水的“虫哥”大概是夏崇在监狱最后一段时间里情感泛滥的产物。他们在阴暗的角落秘密亲吻,在雾气缭绕的浴室里裸身缠绵,在清凉刺鼻的病房低声耳语…却只字不提未来…

更新:2021/04/06

在线阅读

  由金牌作家“呆弱慕嵇”最新原创的现实向恋爱小说《夏日物语》,此文中的主要人物有夏崇、余彬。故事背景设定为都市,有爱的纠缠,动人的情感深深吸引着读者们的关注。小说整本内容讲述的是:余彬的那一声声温柔似水的“虫哥”大概是夏崇在监狱最后一段时间里情感泛滥的产物。他们在阴暗的角落秘密亲吻,在雾气缭绕的浴室里裸身缠绵,在清凉刺鼻的病房低声耳语…却只字不提未来…

免费阅读

  余彬会面结束后回到了训练场,他已经不记得是怎么踉踉跄跄走回来的。心里的抽痛早就代替了身体上的痛感和疲累,麻木的感觉让他在盛夏之时四肢冰冷。

  四个月前,余彬收到了钟其的短信,让他中午的时候抽空给他送午饭。余彬是中学的副课老师,就是常常被主课老师代替的,永远都在生病的美术老师。他午休时间很宽裕,于是专门回了家里,给钟其做了简单的三菜一汤,装在便当盒里,然后打车去了钟其所在的公司--知福珠宝的写字楼。

  那时天还没有热起来,微凉的风吹在他身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拢起牛仔衣的衣襟,随着来来往往的人进入旋转门大厅,周围都是高级白领,他一个牛仔衣运动鞋的男教师在里头格格不入。

  光滑锃亮的大理石地面回荡着皮鞋踩踏的声音,不知怎么的,他一听到那些‘嗒嗒嗒’的声音心中腾起一丝不适,很想离开。从前跟钟其吐槽这件事,余彬怀疑自己有声音洁癖,钟其却说这是快节奏和慢节奏的冲突、不适应。

  这一快一慢的工作节奏,是两人渐渐演变的生活方式,无形中,把他们拉得越来越远。

  也许是这种超脱自然的预知感应一直在提醒他,这里不是他该来的地方,不要再上去了,可余彬还是按下了10楼的电梯。

  等到余彬的意识回笼,才猛地看清眼前的人,他吓得从床上坐起来,全身打着颤来抗拒。他后知后觉地察觉嘴中的腥甜,随之而来的是满嘴无法诉说的疼痛。

  他把五指拢起虚虚地兜起自己的下巴,想去摸摸疼得受不了的脸颊肉,却在指尖碰到表面时颤抖地移开了手。实在太疼了,嘴里的两边腮肉已经被他咬得红肿,舌头边缘全是深深浅浅的牙印,因为舌尖的毛细管较多,口腔一直处在湿润状态,一碰到牙齿伤口就直冒血。

  特别疼,已经疼过了心底的伤。

  余彬在病床上挣扎的时候,立在床边的夏崇就这么闷不做声地看着,面色低沉,他也没想过要把事情弄成这样,从前别人给他舔的时候,有积极凑上来的,有直男指着鼻子骂他的恶心的,也有上来要跟他打架的,但到最后都不了了之了。

  “没必要这样,你要是不愿意也没人逼你,也不过就是舔...”夏崇看了眼余彬愈渐阴沉无法置信的神色,没有继续再说下去,两年多的监狱生活让他觉得什么事情都不那么重要了。

  “...杀人都敢,自然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余彬挪着屁股往后退了几步,脊背贴上了和他的脸一样惨白的墙壁,他含糊不清的咬字,说出的气音轻飘飘的,但却力量十足,堵得夏崇说不出话来:“尊严脸皮这种东西,你肯定是没有的。”

  夏崇忽然握紧了手掌,手心的牛奶被他捏得喷出包装盒洒了一地,他微微咬起后槽牙,脸部线条绷紧了,“我没有杀人,我是...”

  声音戛然而止,他松开手中的力道,一瞬间泄了气,杀人犯和强迫犯在别人眼里根本没有区别,同是十恶不赦的坏人。

  他上前跪坐在床上,身体向着余彬倾了过去。余彬已经准备好紧握的拳头,随时都可挥上去,即便他现在身体很虚没有力气但也想拼一拼,如果这个男人乱来的话。

  没等到余彬使上拳头,夏崇就停下越凑越近的身体,一把拽住了余彬的手腕,余彬挣扎了几下,没挣脱,他狠狠地瞪着像小鹿般警觉又慌张的眼睛:“说不过就要动手吗?”

  夏崇按住余彬的手背,拨了拨上头歪斜的输液针头。余彬的手颤了下,刚才动作太大没注意扯到了打点滴的针头,现在反应过来手背一片酸疼,红色的血已经倒流进输液管里。

  夏崇轻轻捏着针头,小心地退出一些再扎进细细的血管里,期间余彬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生怕他一个不乐意就扎死自己。

  这算道歉吗?还是示好?他们都不知道。

  夏崇放开了余彬的手,说:“别激动,那天不好意思,如果冒犯的话。”平淡的话语把羞辱一笔带过,余彬冷笑一声,视线冷冷地投向夏崇,眼神中有不屑有愤怒。

  这复杂的眼神看着夏崇很不舒服,他下了床,“这里的人都习惯了,喜欢欺负新来的,过一阵等他们有了新目标就好了。”

  “垃圾…”余彬轻声骂了一句,他抱着膝盖紧紧贴着墙壁,神色戒备。他现在就像一个炸毛的刺猬,既害怕又想出气。

  夏崇没再停留,确认余彬没死就行了,他转身往门外走去,关上门的时候忽然想起什么停下脚步回过头对着准备躺下的余彬说:“我没杀人,他们给我按的罪名是强迫,但我没认过。”

  余彬停下动作,半撑着身体,脸上变了变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来表达此刻的惊讶,等到夏崇离开,他躺着想了很久,猜测是夏崇故意的狡辩或是掩盖愧疚的骗局,就像大家说夏崇不举一样假。

  嘴里的血腥味让他不敢咂嘴,肚子里传来咕噜咕噜的声响,余彬从昨天进了医院到现在都没吃东西,期间有位男护士告诉他,嘴里有伤口只能喝流食,可到现在还没有人给他送吃的。

  他趴到床沿,看到了刚才夏崇手里的牛奶躺在地上,洒开了一些,他拿起来晃了晃,还有大半瓶。

  晚上大澡堂洗澡,夏崇去晚了,因为下午离开了一会他当天的工作数量没达标,被留在加工厂加班。到澡堂时,正遇上王武洗完澡搂着男人从里头走出来。

  夏崇在柜子前脱着衣服,听见王武跟别人说话:“…估计也是个不经打的玩意…死了吧…大概是…”

  王武从前在外面就喜欢打架,后来在闹事过程中失手把人打成重伤,判了两年,这会离他的刑期还有五个月就要结束了,可他似乎还是十分热衷打人这件事。

  夏崇转过身,问他:“谁?”

  王武愣了下,随后堆起敷衍的笑,“虫哥要是不急,就再忍忍,我帮你找别人,上次那个2104谁知道他这么弱呢,才打了几下就不行了…”

  余彬在训练场吐血的事一传十十传百,从咬舌自杀到内脏出血,还有已经死亡的猜测已经传遍整个监区。

  “满嘴血是你打的?”夏崇眯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王武。

  王武不以为然,发青的脸色带着理所当然的傲慢,“大概腰子踢坏了吧,腰子坏了会吐血吗……”他笑了几声,询问般地转头去问身边的人。

  笑声还未停下,夏崇的腿已经踹了上去,王武预料不及在湿滑的地面仰面摔出去好远。

  过路的狱友纷纷停下脚步,来看这出免费的大戏,有和夏崇关系好的走上前拉住他说,教员就在外面,有话好好说。

  王武最近觉得身体大不如前,却还是不肯消停,逮着机会就练练手脚,这会却被夏崇踹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他捂着撕裂般疼痛的胸口,在地上打滚,“夏崇你他妈有病吧,不举脑子也瘸了?”

  夏崇下身还穿着裤子,他双手插兜往前走了几步,微怒的神色漫上一丝戾气让人不敢与之对视,“余彬还没死。这一脚还给你了,以后离他远点。”

  这句话一出口,周围人都嬉笑起来,哦明白了,帮小情儿讨公道了。

  “自以为是的傻逼,你这好人装给谁看?操了妹妹的傻缺玩意我当是个啥…”王武这样说着,看着夏崇越来越沉的脸色心里一惊,他和夏崇从严管级一起换到宽管级,从前也有过同狱房的经历,要真论起打架来,夏崇那直挺有力的长腿必定更胜一筹。

  当夏崇因愤怒而变得滚烫的手心握上王武的手腕,把他从地上拖拽着走进澡堂时,他害怕地大叫起来,可没人愿意上前阻拦。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