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故事递!手机版

首页校园 → 家教沈时书何砚

家教沈时书何砚

作者万物不要葱 著

连载中免费

  由实力作家“万物不要葱”倾心打造的都市恋爱小甜饼《家教》,全篇围绕两位主要人物沈时书、何砚两人之间你来我往的爱情故事为主线展开,讲述的是:何砚今天来上课的时候,是抱着最后一次的准备的。因为收到了学生的告白后他拒绝了她,所以,如果沈念有任何抵触他的情绪,他就自动辞职。

更新:2021/04/07

在线阅读

  由实力作家“万物不要葱”倾心打造的都市恋爱小甜饼《家教》,全篇围绕两位主要人物沈时书、何砚两人之间你来我往的爱情故事为主线展开,讲述的是:何砚今天来上课的时候,是抱着最后一次的准备的。因为收到了学生的告白后他拒绝了她,所以,如果沈念有任何抵触他的情绪,他就自动辞职。

免费阅读

  不过让何砚没想到的是,沈念出奇得淡定,还特别乖,上次布置的教辅竟然全部都写了。而且还自己批改完了,虽然错的依旧很多…

  “呐。错了的都不会,老师你讲吧。”沈念把教辅书推到何砚面前,对着光剥着自己美甲的边缘。

  沈念读得是国际学校,老师都是外国人,校风相对而言宽松开放,并不管她们的衣着打扮。于是沈念更可以尽情装扮自己,除了她一直心心念念的漂发。

  父女俩三个星期没见面,难得在一张餐桌上吃顿饭,沈念提出自己要去把头发染成红色,沈时书当即皱着眉头,放下筷子。

  虽然没说什么严厉的话,但沈念知道这就是不行。

  专制。

  沈念的眼神从美甲上收起来,看向身边低头认真给她检查分析错题的年轻男人。

  可惜,他喜欢男人。

  这个拒绝她的理由,的确是让她无从下手。

  沈时书下了飞机,想起大半个月没见过的女儿,司机将车子掉头,驶离去公司的方向。

  将行李箱和公文包交给一旁的佣人,沈时书低头换鞋,锐利的眼睛扫过地板上一双男士的运动鞋。

  不是自己的。

  一旁的管家适时出声解释道:“这是小姐请的历史家教,这是第三次上课。”

  沈时书皱眉。

  先前给她请了那么多有名的老教师到家里来授课,她没听十分钟就把人给赶走了,或者气跑了。

  沈念能有这么爱学习…他不信。

  何砚粗略看了一遍沈念的错题,挽起白色的袖口,拿起一支铅笔开始讲解。

  即使楼下就有许多管家和佣人,但考虑到沈念和他,孤男寡女,何砚还是将房门敞开一条缝隙。

  沈时书上楼,经过沈念房门口,安静地停驻,顺着缝隙朝里看。

  门敞开的宽度和角度让他看不见沈念,只能看到新来的家教的背影。

  白皙的脖子低低垂着,细瘦的背脊被有些不合身的白衬衫罩着,肩部松松地垮下去。这时他微微偏头,看着像是又在神游的沈念,铅笔末梢轻轻点了点沈念面前的书桌,嘴唇微抿但看上去并不生气。

  沈时书接着听见他说:“光荣革命的时间记错了,这种基本史实的问题不应该出错。下次注意。”

  “哦…”沈念敷衍的声音拖得老长。

  沈时书在阴影里皱眉,看见她这个态度就有一股无名火。

  这种错误很愚蠢。

  如果是他,他会这么直接地说。

  何砚波澜不惊,用铅笔在题目旁标上了正确的数字。

  “我们讲下一题…”何砚的声音很小很温柔…

  也很催眠。

  沈时书在第二次看到沈念小鸡啄米快要撑着脸颊睡着的时候推门进去。

  “沈念。”

  沈时书的声音冷硬到毫无温度,吓得沈念一激灵。

  坐姿都端正了。

  “…爸。”沈念默默垂下头,小声地说,“你回来了。”

  何砚站起来,内心有些打鼓,但看上去还是十分沉着,微微鞠躬介绍自己。

  “您好,我是沈小姐的历史家教。现在在N大历史系读大二。”

  不卑不亢。

  “嗯。”沈时书应了一声。

  何砚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意思,安静站在一边。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把空间留给他们父女俩。

  沈时书扫了一眼桌上摊开的教辅书。

  除了沈念的鬼画符外明显还有另一种用铅笔写的字体,偶尔画圈或是用双线划出重点,写了零星的几个标注。干净利落。

  “继续上课。”

  沈时书低沉有力的声音像是发号施令,带上门前回身看了一眼新来的家教。

  沈时书简单冲了个澡洗去旅程的疲惫后并没有换上家居服,而是重新选了可以穿出门的外套,还拿了另一辆的车钥匙。

  “早点睡觉,明天要去学校。”沈时书在沈念下课时出现在书房门口,对沈念说。

  “我送你回去。”

  何砚愣愣地定在原地片刻,看着自顾自扔下这话走下楼梯的男人,才反应过来他是对自己说的。

  “…不,不用了。”何砚停在副驾驶的门口,推拒着,“学校离这边很近,我坐地铁回去就可以了。谢谢您。”

  但是那男人好像没听到一般,径直坐进驾驶位,发动了车子。

  何砚无奈,只能坐进去系好安全带。

  沈念说的没错,她父亲的确很霸道。

  沈时书刚才等沈念下课的间隙才发现,早在三个星期前,沈念的确是有给他发过短信,说自己找了个叫何砚的历史家教的事,是她同学的哥哥。

  当时出差,开会连轴转应该是忙忘了或是没看见。

  不论如何,都让他难得产生了一种忽略了女儿的歉疚感。

  “地址。”沈时书把手机递给他,示意何砚接着。

  何砚不明所以地双手接过,有些懵地盯着他。

  沈时书第一次有机会好好看看他的眼睛。

  干净得要命。

  难得有耐心地解释道:“把你的地址输到导航里。”

  “哦。”何砚把手机还给他,“输好了。”

  惜字如金的性格也的确很难沟通。

  何砚在内心里替沈念鸣不平了一下。

  沈时书的车子在离N大还有一站路的地方停下来。

  “地址没错?”

  沈时书将信将疑地看了他一眼,车子在路边停住。

  “就是这里,谢谢。”何砚礼貌地点了点头,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

  却被沈时书先一步按下了锁车键。

  何砚抿了抿唇,戒备地盯着他跟他拉开距离。

  沈时书觉得有些好笑。

  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何砚看清沈时书眼底的玩味,脸颊微红,有些负气地冷下脸。

  “怕什么?”沈时书难的起了逗弄人的心思,虽然声音还是一样的冷硬,“上课的钱还没转给你,难不成你准备一直要小姑娘的钱啊。”

  何砚也不恼,只是将胸前的双肩包抱得更紧了点。

  都是你的钱,还不都是一样的…

  他默默吐槽。

  何砚有点怕沈时书,但又不想让他知道。

  下一次上课前,何砚有些迟疑地握着手机,犹豫要不要先问下沈时书在不在家。

  最终他还是决定赌一把,沈念说沈时书经常出差,要不就忙于工作,基本不着家。

  可惜他不擅长赌博。

  赌输了。

  他到沈家的时候,沈念还在吃饭。

  可能是因为沈时书难得在家里吃一顿饭,这一餐饭管家准备得格外正式。

  冷盘主食前菜汤品甜点…何砚都忘记它们的顺序了,总而言之,他到那里的时候,沈念还没开始吃主食。

  沈时书让人给他加了一把椅子,虽然他已经极力推脱,但最终是反抗无效。

  “快吃。”沈时书看着他拘谨地拿着汤匙一小口一小口地低头喝汤时这样说。

  何砚有理由怀疑他用那么冷漠的声音是想吓他然后进一步呛死他。

  何砚用余光悄悄瞥了他一眼,算是抗议。

  何砚和沈念的眼神在空中交汇了,两人默默同时将主食里的芦笋和胡萝卜推到餐盘一边。

  沈时书慢条斯理地切着牛扒,将他俩的小动作尽收眼底。

  “不许挑食,否则让厨师专门为你们两个煮一盘蔬菜。盐都不放的那种。”

  入耳是沈时书凉凉的威胁,何砚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他只对着自己说。

  本来两小时的预算时间因为要陪沈时书吃饭而硬生生增添了一小时,本来打算今晚回去赶史学概论作业的人一想到睡眠时间也相应地减少一小时,看沈时书的目光都更幽怨了几分。

  本打算抱着书包悄悄溜掉的人一开门就看见等在外面的沈时书。

  肩膀微不可见地沉下去。

  这个男人让他勤工俭学本就困难重重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

  “走吧。”

  被他吐槽的男人坐进他另一辆招摇打眼的豪华跑车里,何砚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认命地坐上去。

  一路上,何砚的手指都扭结着他书包的带子,指尖泛白。紧紧抿着嘴巴,不想和他讲话。

  沈时书目光扫过他,勾起唇角。

  笑他连不喜欢他都写在脸上。

  这次沈时书驾轻就熟地把车停在小区外,令何砚疑惑的是,他下了车要和他一起走进去。

  沈时书查过,这幢小区是N大附近租金最便宜的地方。沈时书问他为什么不住校,何砚之说是生活习惯不一样。

  “我到了。真的到了。”何砚站在单元楼门口,赶他走的意思很明显。

  沈时书也没多说什么,点头应了一声。

  “上去吧,晚上冷。”

  沈时书看他来来去去就这么一件单薄的白衬衫。

  手掌搭在何砚的左肩,只一秒钟,自然到何砚的身体都没能产生抗拒的反应。

  “下次多穿点。”

  给沈念做家教的事情本来他是找不到的,高考报志愿的时候本想报热门的经济专业,想要赶紧挣钱然后摆脱那个家。结果贪心地为了念好学校没顾上好专业。读了一年历史,越来越喜欢,最后竟放弃了转专业的念头。奖学金他拿去交学费了,平时的生活费就去奶茶店打工赚。历史专业对口的兼职不好找。

  这份家教的工作还是程滢介绍给他的。当家教的时薪怎么着也比在奶茶店打工来的高,更何况沈念出手很大方。

  程滢当时是这么跟他说的。

  没有想到,在那个家里,最后跟他关系最好的,是这个同母异父的妹妹。

  隔天是周日,他还得去上课。

  能赚钱的事情他干什么不做。

  抱着这样的想法,何砚好像没那么怕沈时书了。

  没曾想,第二天他人都到沈家了,沈念才通知他说,沈时风放她一天假。

  “我要出去买衣服~”15岁的小姑娘,在打扮自己这件事上永远都有活力。几条漂亮的高级定制小裙子就可以让她原谅沈时书的不闻不问和冷言冷语。

  虽然好像也没到那么夸张的地步。

  “老师你也一起去!”沈念兴奋地挽住他,把抗拒的何砚拉上了沈时风的车。

  沈时风从镜子里往后看,沈念低头刷着手机,何砚安静地抱着书包,盯着自己的膝盖看,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乖得很。

  何砚一心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想要早点下班回去写作业的没有感情的陪玩。

  沈念换了一件又一件小裙子,给他看。

  他都点头说好看。

  反正花的是他沈时书的钱,和他有什么关系。

  精品店很大,沈念和两个导购小姐兴致勃勃地去三楼挑选更多款式。

  所以无聊的等待区就只剩下他和沈时书两个人尴尬的独处。

  “沈总,您要的款式。”店铺经理身后跟着两个导购员,一人提了两件衬衫。

  何砚低头发呆,看见有一片白色的布料在自己胸前比划着,懵懂地抬头。

  沈时书亲自拿着一件白衬衫,皱着眉头说,“站起来看看。”

  何砚把头摇成拨浪鼓。

  他坚定地抱着自己的小书包,抵触地看着沈时书。

  “我不要试。不要。”

  他才不要在这里买衣服。

  随便一件他接下来几个月也可以白干了。

  “沈念上星期小测的成绩下来了。历史不是倒数了。”沈时书强硬地扯着他的袖口让他站到镜子前,自己则站在他身后。沈时书看着镜子里的何砚,偏头像是在想着修辞,“所以,算是奖金?”

  何砚还想争论哪个家教的奖金比工资还高这么多,就被沈时书打断。

  “抬手。”沈时书掐住他的手腕,“抬高。”

  锐利的眼睛像是穿过布料在打量着他的身体,何砚不自在地往前挪了挪。

  像玩具一样被他摆弄了几下,沈时书把衬衣交给等在一旁的经理,让他按照这个码数把四个款式都包起来。

  “再废话就多买几件。”

  沈时书很懂得如何让他快速闭嘴,认清形势放弃幻想。

  沈念换了满满一筐游戏币,志在必得地去抓娃娃。

  何砚站在一边等她。

  沈时书看着沈念时而期待握拳祈祷、时而丧气到捶胸顿足、抓到娃娃后又激动大叫的背影,眼色不明地开口:“我不是一个好父亲。”

  何砚看着他。

  沈时书开口,像是自嘲地笑道,“我对她要求太高,陪伴又太少。”

  何砚看着他很少显露的脆弱一面,不知该说些什么安慰。

  好歹沈念还有父亲。说到底,也还是很爱她。

  何砚鬼使神差地握住他的手,笨拙地拍了拍,像是在鼓励。

  “告诉她你很爱她就好。要多表达。沈念她虽然有点怕你,但内心也是很想和你多亲近的。”

  何砚试图从沈念不想做题时说的很多废话里搜集到一些和沈时书有关的。

  “谢谢。”沈时书反握住他的手,像是很真诚地点了点头。

章节在线阅读

查看全部目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